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幸福母親的幸福大致相同,不幸母親的不幸各有不同。 一是買不起房子的母親。記得小時候,母親為了給我們兄弟三個蓋房子娶媳婦,身上背著仍在襁褓的我,手上拉著咿呀學語的哥哥,走在山村的大街小巷,挨門挨戶求人幫忙。母親在三伏天和男人們一樣一起去南河灘抗石頭、運沙子。男人們累了,中間吸煙喘息的時候,母親卻忙著為他們燒水、遞毛巾。中午,男人們吃著白騰騰的饃饃,母親卻在灶間偷偷地吃窩窩頭。晚上,男人們收工了,母親還要忙著為豬煮泔水。五間石頭切成的房子終於建成了,母親幸福地笑了,卻一病不起,七天之後,離開人間。 母親為了房子,勞累一生,至死都沒有得到片刻享受。如今生活條件好了,我已經離開那個小小村莊,住進了城裡的高樓大屋。母親親手搭建的那座石頭房子也早已被人夷為平地。可是,我每每想起母親蓋房子時的艱難,就忍不住心疼落淚。 如果不是為了房子,也許母親就不會勞累過度,如果不是為了房子,也許母親至今還幸福地活著。但如果沒有房子,哥哥就可能娶不上媳婦,母親也許就更加痛苦不安。 如今在母親節,我不禁想起還有多少母親,因為買不起房子而痛苦不安。她們的兒子,一天比一天大了,一天比一天成熟了,一天比一天更加渴望房子。而作為母親的女人,能為他們做什麼呢?除了勞累、付出、沉默、苦惱、忍耐、歎息、自責,還能有什麼呢? 二是給兒女找不到工作的母親。孩子畢業了,沒有工作,在家裡呆著,誰最苦惱?母親。記得女兒大學畢業在家待業的那幾年,妻子天天嘮叨,怨我沒能力,沒本事,沒關係,不能幫助女兒尋找一份工作,說的我心煩意亂,頓感人生困頓無聊。 我不得不厚著臉皮四處找人幫忙。那些多年不聯繫的老同學,那些本來關係一般的老領導,那些有過一面之交的酒肉朋友,甚至那些吹大話的街頭混混,那些從未謀面的“人托”。只要想到的、能找的人都找了,只要能說的好聽話都說了,能托的關係都托了,能使的辦法都使了,孩子的工作依然不能落實。那一年,我的頭髮一下子白了許多,感到人生四面楚歌,八面埋伏,感到自己渺小無力。 其實,在那段時間,最痛苦、壓抑的,還是妻子。她有時會半夜突然醒來,因為想起一個十幾年以前的關係或者一個什麼辦法。有時幼稚的可笑,有時成熟的可怕。真沒想到,女人為了兒女的工作,竟會如此迅速地成熟或者不成熟。這使我忽然想起一樁最為典型的事件,單位裡一名女同事,為了給女兒覓得一份工作,竟然對“一把手”以身相許,而且得到了其丈夫的默認。問題是在這位女同事如願以償之後,眾多女同事羨慕不已,深感自卑。 三是為了生活被生活愚弄的母親。留守母親,打工母親,為生活四處奔波的母親,她們堅強、不屈、任勞任怨,頑強地尋找著人生的幸福。母親Z為了給兒子攢足上學、建房的錢款,不惜丟下年僅四歲的兒子到千里之外去打工,六年後,等她掙足了一筆錢,回來為兒子建房時,兒子竟然不認得眼前這個母親了。當她一聲聲呼喚著兒子的乳名時,兒子茫然、麻木、生澀的目光,深深地刺痛了她那顆慈母之心。留守女王某某,丈夫為改變生活現狀到南方打工,一去五年,期間,王某某在家養育子女,孝敬雙親,日思夜盼著丈夫滿載而歸。可是,五年後,王某某等來的是一張離婚協議書。原來,丈夫在“小富”之後,另覓新歡。這些母親為了愛,被愛遺忘;為了生活,被生活拋棄。她們的心一定在流血、呻吟、吶喊。 世界有多少兒女就有多少母親。世界上有多少幸福就有多少不幸。但願那些幸福的母親更加幸福,那些不幸的母親早日告別不幸。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流年易換,春天最易給人心思糾纏。尤其在這樣一個黃昏。 才把百媚送天光,如留一片水昏黃。不染風塵的風景,似水,不起波瀾的心境。似墨,筆畫一時消隱。 陽光穿過一樹的楊絮,水泥路上,浮光倒影出來往的行人,安靜和諧,最美無過於身在此中。望著這陽光糾纏在一瀑的楊絮之中,傾瀉一身的溫暖。本無心動的午後,我的相思睡醒,不知為誰。 生生已了,或許你也曾倚窗獨坐,看著楊絮墜落一地,相思濃郁。或許你已久化風塵,只留下一兩句歌喉裡殘留的詞曲。或許你未生在若世,只在我的想念裡若隱若無。不管如何,我都沒有相遇。而這個黃昏晴好,令我想起了“世外”這個詞,沒有歸人。 只留戀一種風情的心動。不消是哪種風景。不執著白天黑夜,清晨黃昏。只要讓我想起。我已經涼薄至此,卻不知為何涼薄。只在一種風情裡,守到天黑。看著和日漸斜,習慣了讓心思蔓延到天黑以後。 一個人在黑夜裡走路,感受著春夜的溫煦的流。看著樹影困在樓層中,心在高處,只盼有一陣風,帶他衝破牢籠。黑夜,人的苦痛,來自於不知怎麼放下,深陷泥沼中,目光只眷顧太美的風景。 就像執著的行吟,以為能讓所有人聽,結果微弱的只能將自己打動。 有時候,看到夜晚還未歸家的清潔工,湧生的感慨,次外國地震的亡靈卻不能讓我心痛。不親眼見,生比死難吧,追惟已逝,卻更憐惜生者的悲哀。每次想到了鬼,竟想到了美好,我是鬼嗎,因為完美追逐的太多,一具良心的骷髏,還追求一身如畫的皮囊,遇到,我想我一轉身,即使讓人看到內心,無論自己還是別人,都不心驚,平靜就好。 無風,夜的微瀾,起一時的竹韻。我放慢了腳步,這平靜經不起一時的擾動,坦然的心境也一時難尋。 我還是不太懂。一個人的時候想的是自己怎麼走的更好,兩個人的時候想的是怎麼走在一起。最後,在不屬於自己的方向上累了,也便不再想了。如今隱忍,放棄了,少走了路,卻不是因為怯弱少領略了風情,而是怕停滯不前。我想真正的愛情,沒有強求的安排,是兩個人本來就在一起走。所以看到別人,我沒有欣羨。 只不過看過太多婉約,傾於感傷,傾情多了,厭惡了,就開始薄涼。如今,偏愛那些無關風月的清涼。 春已漸暖,腳步漸漸耽於一個頻率,不知怎麼開脫。我的世界是枯燥的,它們四季不變,只有來回不同的容顏。忍受多了會感覺背負是生活的必然,不是很輕鬆,聽見別人的抱怨,卻沒有意識去逃脫。就像此刻心在桎梏裡,不能自由,我還在不緊不慢的遊走。 明天,誰給我的勇氣,期盼依然是一個晴天的黃昏。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電梯拐彎牆角處豎放著一隻長筒盒,非常精美華麗,高檔極佳,相似存放貴重字畫之用,誰人之物,四周無人,稍等一顆煙功夫仍然不見有人取走,出於好奇打開長筒盒,是一幅新婚藝術照片,女子婀娜多姿,青春激盪側頭瞧著男士,男士則脈脈含情,注視前方,富有多情或浪漫感,不失是一幅詩情畫意般的上佳照片。我忽然感覺照片上的人似乎在哪兒見過,想起昨天外面一陣陣鞭炮聲,像過年般熱鬧,樓裡有新人結婚。這是我搬到這座新樓以來頭一次遇見新婚的熱鬧場面,新郎抱著新娘踉蹌地到了電梯前,踹著粗氣,不過看出來新郎的臉上是幸福的,比照片還要幸福有餘。緊跟其後一群人搬著嫁妝之類東西。是否因忙亂主人遺忘了?或是眾親友只顧相擁新人興奮而丟失了?或還有其他什麼原因那?新人,新婚,新相片都是非常重要的,不可有一絲馬虎,它是開始的象徵,新的起點,人生的里程碑,音像固然是記錄,記錄是為了更好的回憶,那一瞬間會給人帶來終身的美感,常看常新。新人的照片會高高地,端莊地掛著新房裡正中央,看著它會消去歲月中的不悅,增添生活中的激情和樂趣,白頭偕老時,照片也慢慢變的發黃了,新照片變成了老照片,照片上的新人也變老了,無悔今生,幸福一生,實現了一個圓滿的夢想。 傍晚,再過此地時,精緻的長筒盒不見了蹤影,那幅照片散落在地上,在昏暗廊燈下凸顯孤獨與無奈,彷彿主人丟棄了是多餘東西,永遠不會尋找回來似地。拿走盒的人可能存放更貴重的東西去了,他可能會在夜深人靜時打開盒子,欣賞盒裡的珍寶,享受著愉悅。照片裡的新人不會責怪他吧?不會有什麼遺憾吧?忽然,我有點擔心了,那對新人清晨起來會感覺牆壁是空蕩蕩的嗎?沒有了視覺中的相擁會有缺憾嗎?又細想想,如此多餘想法,有些杞人憂天了,照片是可以複製的,可以重新拍照,同樣的生活可以重新再來。 我還是祝願那對新人在有無照片的日子裡幸福美好。 文章來源:按摩中國 ◆ 關注亞健康 |Hardblogger | 等到落地時...... |滴天居士說命理.風水 | Guardian's Weblog Specials |首兒健高門診部BLOG | 水格BLOG |子宮頸癌與尖銳濕疣治療 | 大林白話 |劉依博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生命是什麼?很多時候我們存在著並不需要去思考這個問題,她給我們最真實最直接是狀態就是活著。我們每個人可以自由呼吸這就是最簡單的生命了。 我記得芥川龍之介在小說《河童》裡曾說過這樣一個故事,小孩子在生下來之前父母會問他們,你是否願意來到這個世界上活著,如果他的回答是肯定的,那麼他就會被母親生下來,而如果他不願意那麼他的生命就自然的消失不見,像從不曾出現一樣。這是生命來臨最理想的形式,本著民主自由的原則,給你生命的選擇,然而這只能是我們的美好幻想。我們每一個人來到人世擁有生命是不能自主選擇的,甚至我們生命的消失也不能由自己選擇。那麼我們生命這最初和最終的無奈便讓我們活著的這個過程顯得有些身不由己。 曾經在對生命迷茫的時候幻想,如果我們來這世界前可以有這樣一個莊嚴的選擇儀式多好。也許沒有生命狀態的我會像宇宙間的一團氣體,沒有意識沒有形狀的隨意漂泊於蒼穹,無窮無盡的與宇宙共存。我幻想這樣的形態,她也是美好的。不曾有過意識那麼也就沒有過自我實現的觀念,不知何為好惡善惡,更不存在任何煩惱憂愁,遭遇黑暗不會害怕,也不會對同伴有牽掛。如果要有人來問我這樣一團氣體願生否,那我一定要告訴他我不願意。我要讓我的生命純淨個透徹。永生永世這樣無知無覺的存在。 然而這幻想也無情天真了些。生命以活著的形式出現了,我們在經歷痛苦憂慮的同時也體會過許多的感動和溫暖。也正是意識的存在才讓生命變得豐富多彩。就像煙花,很多人寧願生命像她一樣絢麗開過然後謝落。這也算是我們對生命的一種安慰,至少我們活著,我們能經歷。 我們經歷了最無憂無慮的童年,懵懂無知的少年,熱血激情的青年,成熟厚重的中年和步履蹣跚的老年。過程的轉變常常在無意之間,所以我們感歎人生逆旅,天地過客。 想起了一部日本的電影《入殮師》中的一個場景,主人公家鄉澡堂的女主人逝世後,被推進火爐時導演用的是一個特別的鏡頭,把視角放在火爐的深處對向外面的世界。當棺木被推進爐中時我們正好像是被同時關進一個虛無黑暗的空間,彷彿我們跟死者一樣肉體在火爐燃燒。導演這樣做是別有用心的。他想用這樣的方式讓我們體會一種生命逝去的感覺,這樣最直接最突如其來的一次感覺讓我們一瞬間懂得生命。活著,就是活著。在生命消失前的現在至少我們活著。那一刻我真的以為生命將從這世間消失,而後心穿越存在的虛無回到生命的狀態,看到身邊的一切還存在眼前,我有種真實的想要好好珍惜生命的感覺。我忽然明白只有真正體會死亡,我們才能明白生命無論多麼沒有意義多麼空虛,我們能活著,這就是最實在的真理。 然而生命蒼老的形式是殘酷的。我見過老人的皮膚鬆弛褶皺成一團的情景,在生命消失前人的形體以極盡猙獰喘息的面目呈現在人面前。我懷疑生命的公正性。為什麼如此客觀出現在我們在面前卻又要讓人看到生命這樣讓人無法接受的本態呢?我們已經相信生命虛無。她卻又要洞穿虛無用最殘酷的方式把生命垂暮的場景放在人們面前讓人不忍悲涼。 我想著如果生命的由來和消失像一縷煙一樣的在無需迎接和送別的儀式下飄走,活著的人只留著生命存在時的美好回憶。不用面對最直接的傷痛不用知道生命的來去,只要知道活著,存在過就夠了。這也許不失為一種折中的美好幻想。 文章來源:張靚穎的BLOG |小羽星空 | 遠遊無處不銷魂 |仁者醫術 | Writer's Edge |齊拉婚禮花藝設計 | 守望°福州人的部落格o |綠茶好心情的BLOG | 輕吻那縷勿虛勿實的光芒 |談歌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皎潔的月牙早早地爬上了樹梢,給雨後的傍晚增添了一絲光亮。經過雨水的沖洗,空氣顯得那麼的清新,花草、樹木彷彿喝足了水份,又恢復了往日的生機,鬱鬱蔥蔥。秋雨中沉靜的人們,又回到了自己的樂園,去戶外呼吸新鮮的空氣,去沐浴雨後的生活。   他,一個異鄉的打工者,今天收工很早,換上了乾淨的衣服,腳下的皮鞋擦得珵亮,又來到這附近城外的莊稼地旁。這裡遠離了城區的喧鬧,沒有川流不息的車輛,更沒有花花綠綠少男少女們狂熱的舞場。一切顯得那麼的平靜、安寧。唯獨這綠油油的玉米桿陪伴著他。   男孩子撿拾了一磚塊,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這片土地,他太熟悉不過了。他每天收工完後,有事無事地都到這轉一圈。彷彿這地方,能讓他找到家的感覺,能嗅到久違的農村生活氣息。   今天,意義非同一般。老闆結算了半年的工錢。其他人都去縣城裡去「瀟灑」去了。只有他,因為看守工地的重任,只好約定在這裡。空蕩蕩場地,孤零零的一人,他內心的狂熱,只有面對這莊稼地流淌……   自從過完春節,離開家鄉已有半年多了。男孩一般每年回家一次。平時工地幹活緊張,他每月定時去附近的電話亭給家人報聲平安,問候一些家裡的情況。   坐在地邊,舉止遠眺,他思潮起伏。他想起自已的莊稼地,不知道自家的玉米長得咋樣?也該和這差不多吧?家裡的房屋是去年時重建的,如今還有一部分外債,他盤算著年底時就可還完債務。他想起年邁的父親剛從地回來,此時正坐在家門口歇息。母親花白的銀髮又增添了不少。男孩想到這些,此時已淚流滿面。他覺得父母親太辛苦了,太操勞了,到了晚年卻還要勞作。他又想起了自己的一雙兒女,這是他最為驕傲的。孩子們聰明伶俐、求學上進。年年都被評為「三好學生」,想起家裡牆壁上貼著的一張張獎狀時,男孩眼神忽然發亮,彷彿看到了什麼似的,更加有了精神。男孩子又記得上個月,給家裡打電話時,妻子說到公路已經修到了家門口,家裡的兩頭老母豬賣了兩千塊錢。今年的蘋果長勢喜人,個大色艷。客商已經上門收購。而且價錢高於去年。妻子嘮叨說個不完,男孩有些厭煩,提前掛斷了電話。   今晚,月光襲人,男孩子孤單。他想到了父母,想起了妻子、孩子。思念那溫馨的家園。他奧惱不已,他不該對妻子發凶、不該對孩子發火。他多麼想回到父母親的身邊,享受一下天倫之樂,溫曖自己冰冷的心。   他多麼渴望有錢,過城市人的生活。把妻子打扮得花枝招展、風風光光。讓孩子上最好的學校、受最好的教育。一家人盡享大都市的風光。再過二年,等自己還完了外債,攢足了錢,在城市也買一套房子,把父母、妻兒老小一塊接到城裡居住,也過一回城市人的生活。……   男孩突然站了起來,抬頭望了一眼明月,說了一聲:「今晚的月亮真亮、真圓、今夜真美。」昂首挺胸地離去。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用玻璃、陶瓷等材料製成的餐具儘管美觀,但由於幼兒的小手還十分笨拙,「失手」便可能頻頻發生。這一方面會造成浪費,另一方面還可能劃傷孩子,此外也容易喪失孩子學習自行用餐的信心。   過大或過小的餐具   過大的餐具孩子的小手不易掌控,而過小的餐具又可能使得孩子用餐時湯湯水水溢出,等於是人為地給孩子學習自行用餐增加了難度。   大人的餐具   一般餐具是為成年人設計的,無論從體積還是重量上對孩子都不適合。此外跟大人合用餐具的另一害處是:容易把大人的疾病傳染給孩子。   西式餐具   眼下西式餐具十分時髦,於是有的家庭便想讓孩子早早接觸。殊不知西式餐具中的刀、叉都既堅硬又尖銳,容易將孩子的口唇刺破。如果孩子跌倒,還容易造成更嚴重的外傷。   筷 子   不少父母認為,既然用筷子有助於孩子的智力開發,那麼理應讓孩子盡早學會用筷子。然而筷子的使用須通過手部、腕部、肘部、臂部甚至肩部的多個關節的精確協調配合,並不是5個手指的簡單屈伸動作。由此,孩子在2週歲之前,學用勺子吃飯更為適宜。一般情況下,孩子3-4歲時才可練習使用筷子。若過早要求孩子用筷子,不但學習有較大困難,還可能會因為動作不協調把飯菜弄撒。要是此時父母不夠耐心而責怪或訓斥孩子,孩子進餐的積極性便會受到挫傷,食慾也會受到影響。   誠然,彩色餐具可吸引孩子的眼球,但繪圖所採用的化學顏料對兒童健康卻有極大危害。如陶瓷類餐具上的彩圖是以彩釉繪製的,而彩釉中含有大量的鉛—酸性食物可以把彩釉中的鉛溶解出來,由此便可能與食物同時進入兒童體內。大家知道,兒童吸收鉛的速度比成人快6倍,如果兒童體內含鉛量過高,對兒童的智力發育將可能產生不可挽回的負面影響。再如塗漆的筷子,在使用過程中往往會有小片漆塊剝落,隨食物進入孩子體內自然也有損健康。   某些化學材料製造的餐具   儘管所有製造商都信誓旦旦地保證自己的產品絕對安全,但事實並非如此。所以家長在給孩子購買餐具時,一定要選擇信用度高的廠家的合格產品。   難以清潔的餐具   有些餐具由於形狀、設計或質地上的原因往往不易清洗乾淨,或不能進行高溫消毒,由此油污和細菌比較容易附著在上面,所以也不是兒童的理想餐具。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再豪華高檔、再煥然一新的傢俱,在日常生活中,隨著時間的流逝,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小毛病,或污漬或損壞,總之讓人看不順眼。在這個時候,不需請專業人士,同學門只要掌握一些竅門,自己動手便可使其恢復原貌。   油漆污點。油漆滴在傢俱上,未干時可用有蠟水的布抹掉,或用鋼絲絨蘸上蠟油輕輕擦拭。如油漆已干,則可把亞麻籽油滴在油漆上使之變質,然後用布抹掉,再用灰石和蠟油磨光即成。   油漆剝落。清漆傢俱表面小塊油漆剝落後可取同色廣告顏料塗補,再用清漆塗在表面,即完好如初。   火灼損傷。先將火灼過的木質用刀片除去,再用鋼絲絨擦乾淨,然後用補傢俱的膠木填好,油磨平滑,再用傢俱蠟磨光。   抽屜磨損。抽屜道磨損大,可將抽屜拉出翻身,用電烙鐵在抽屜道上燙層蠟燭油,使油液滲入木質。用同法在桌櫃相應的道上也燙上蠟燭油,就可減少抽屜磨損。   金屬傢俱除銹。可用紗布蘸少許縫紉機油將銹斑擦淨,露出銹蝕處再用1號細水磨砂紙擦除銹跡,用紗布將銹屑油污揩淨,然後以23比例將油漆與松節油調配,均勻塗在銹蝕處。   電鍍傢俱除銹。小件可放入盛有機油的盆裡浸泡除銹;大件可用刷子或棉紗蘸機油塗於銹處,片刻後再來回擦拭,即可除去銹跡。   漆澤暗淡。木傢俱漆面光澤的恢復有兩種辦法。一是用半杯清水加1/4杯醋,用軟布蘸之擦拭。二是用酒精或花露水、茶水浸濕軟布輕拭一二次,再擦一遍地板蠟。   裂縫、孔洞。桌、椅、櫃面出現裂縫、孔洞的修補方法有兩種:一是把舊書報剪成碎屑,加入適量明礬與清水煮成糊狀,嵌入縫內,干後很牢。二是用11白膠水拌木屑調均勻,嵌入裂縫,一晝夜後用砂紙磨光,簡單經濟。   鉸鏈鬆動。可取一細如筷子的木料,削尖塗上白膠水塞於木螺絲孔內錘進,錘進後折斷木條,再將木螺絲重新旋進,即可旋緊。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